还原郭士强"罢赛"一幕 被重罚冤吗?

2021-11-02 08:38:来源:后厂村体工队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在这场比赛的47分50秒内,祝铭震的思路都非常明晰,这是他手感爆棚的一夜,面对吉林队,他18投12中,射入6记三分,砍下全场最高的33分。第四节广州一度领先16分,也是他的两记三分球吹响的号角。

虽然广州在领先16分之后就像丢了魂,哪怕一个暂停也没法止住一泻千里的颓势,被吉林硬生生追平,但在此之后,祝铭震依然能挺身而出,杀入篮下,为广州打下一记止血针。比赛在最后两分钟再次进入拉锯战,吉林前脚刚取得3分领先,陈盈骏就突破上篮追到只差一分。

比赛只剩最后十几秒,吉林队的球权,但从此刻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

代怀博晃开防守人,投出底角三分,这球虽然不进,但吉林队抢下前场篮板,姜伟泽传给右侧底角的代怀博。代怀博故技重施,接球后用一个投篮假动作晃开对手,运两步投出半截篮,虽然再次打铁,但吉林队继续在同一位置抢下篮板球。无奈的祝铭震只能像老鹰捉小鸡一般,追着崔晋铭犯规。

此刻比赛还剩8.7秒,砍下33分的祝铭震六犯毕业,但他在第一时间并没有离场,而是张开右手,指向代怀博的方向追问裁判:“他走步了!”

几乎就在一瞬间,整个封闭场馆都在回响这四个字,陈盈骏的眼睛瞪得像铜铃,朝着场边的方向狠狠一拍手;替补席的球员也几乎都站起来,拎着毛巾对着裁判和技术台的方向大喊;当然,最引人注目的还是站在场边叉着腰、几乎要怼上裁判眼睛的主帅郭士强。

不出意外地,裁判并没有理会郭士强和广州队的愤怒。虽然无论从哪个视角来看,代怀博的这记进攻都是教科书般的走步违例,但裁判的大部分争议吹罚都不会被现场推翻,这次也不会例外。因此哨声照常响起,六犯离场的祝铭震下场,裁判要求广州队换上一人。

祝铭震略显沮丧地走到广告牌后,撑着广告牌准备坐下,但他看了眼场上,开始感觉不对劲——场上的四名队友已经站到罚球线两侧,但老叔并没有换上第五人,而是继续愤怒地沉默着站在场边。祝铭震茫然地瞪大双眼,在裁判看向自己时,他像小学生一般举起右手,示意是自己六犯离场。紧接着,他似乎以为自己可以重返赛场,但一来到场边,郭士强就回过头去,让他回到板凳席。

于是,场上出现了第一幕神奇的场景:崔晋铭罚进了第一球,但广州队只有4名球员在场。

崔晋铭的第一球滚进篮筐,裁判也终于反应过来——广州队还没换人,场上少一个人!按照规则,这记罚球无效。裁判开始响哨,彼此指向郭士强的方向,而吉林主帅王晗却开始着急了,他不断向裁判挥手,随即向技术台摊手,也开始向裁判方施压。

但从这一刻开始,主动权已经不在吉林队手上了,因为郭士强——这位在CBA当了15年主教练的老江湖,已经启用了规则的武器。

裁判走到场边,要求郭士强立刻换上第五名广州球员,而郭士强却置若罔闻,他双手叉腰,半侧身对着裁判,继续以沉默施压。裁判一边让吉林主帅保持冷静,一边对郭士强接连招手示意,而郭士强只是简短地反问裁判:“换什么换?”

比赛还剩最后8.7秒,郭士强与裁判的拉锯战简短却漫长,技术台也开始劝话:“郭导,你现在还在比赛呢。”但郭指导依然不为所动,而此刻的祝铭震,则继续瞪大双眼,像一个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小学生。

此刻的祝铭震

“天空之城”的钢琴曲在球场上空流淌,裁判和郭士强之间的拉锯战却逐渐白热化,裁判方请郭士强理解一下,换上球员继续比赛,而后者直言:“我理解不了。”

裁判无奈之下,只能沿用规则,他向郭士强比了个叉,表示如果再不换人,那技术台就会对广州启用弃权程序:如果他们不在3分钟内以完整阵容回归比赛,将视作罢赛,被判罚0-20失利。

但裁判的手刚放下,郭士强对技术台的施压反而更猛烈了,他仿佛开启了即兴演讲模式,对着裁判滔滔不绝,而自知理亏的裁判也始终没有“技术犯规”之类的反制措施,只是让对方保持冷静,派上球员继续比赛。

在现场再次多角度回放代怀博未被吹罚的走步违例之后,技术台主管站了出来,他朝主裁和郭士强的方向再次比了个叉,表示会正式走弃权程序,要求广州队尽快完成换人。现场音乐也应景地切成了beyond的《不再犹豫》。

这不是郭士强第一次使用“拖字诀”,早在2014-15赛季,郭士强率领的辽宁队与浙江广厦在季后赛碰面,他就曾在身背两个技犯、被裁判驱逐出场的情况下拒绝离场,在场边继续与裁判员对线,让比赛暂停了5分钟。最终,辽宁队以100-92战胜广厦,当然,郭士强也背上了通报批评、停赛两场的处罚。

因此在六年后,这熟悉的一切可能也仍在郭士强预料之中——这宝贵的三分钟正是广州队缓过劲来、布置战术的黄金期;而郭士强已经与裁判拉扯了近7分钟,再加上这三分钟倒计时,崔晋铭的罚球手感也接近冷却;最主要的一点,郭士强无数次强调吉林队的走步未吹,心知理亏的裁判面对郭士强的咄咄逼人,也不会拔出“技犯离场”这柄双刃剑,让自己更加陷入舆论上的被动。

于是篮板上方的计时器闪烁着黄色的三分钟倒计时,郭士强则在场边,好整以暇地继续与裁判唠嗑,在倒计时还剩80秒的时候,才召集队员布置最后一攻的战术。无论吉林队罚进几球,广州队都有扳平甚至逆转比分的余裕。

不出意外地,在倒计时还剩最后一分钟时,郭士强结束极限施压,派出完整的五名队员上场。结果,此前罚球命中率高达78%,本场前4罚全部命中的崔晋铭两罚全失,广州队抓住机会,陈盈骏故技重施,借挡拆突破上篮,再次完成逆转,只留给吉林队1.8秒的时间。

吉林队没能把握这理论上的机会,姜宇星的极限扭腰跳投只碰到了篮板,最终,广州队用这种戏剧性的方式完成极限逆转。广州队员们冲进场内,怒吼着碰撞着庆祝这场神奇的胜利,祝铭震也恢复了活力,大喊着与队友们一一击掌。

而在广州球员们举拳庆祝的时候,余怒未消的郭士强仍在场边继续与裁判唠嗑:“我们不是不讲理,我们是按规则弄,回去你去看看录像。”

在《三体》中,最强的武器不是水滴或二向箔,而是神级文明们的规律武器,它们能改写物理乃至数学规律,真正实现“降维打击”。而在现实中的体育赛场上,利用规则、踩着规则的钢丝线达到目的地,也是一件颇具难度、极其考验人心的事情。

显然,面对可能直接影响比赛结果的明显误判,广州队和郭士强用走钢丝的方式赢得了部分的结果正义。但用非程序正义的方式为自己找回“公道”,广州队也必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来看一个大洋彼岸的例子:2014年11月27日,篮网最后时刻94-96落后湖人,湖人还握有两次罚球,当时篮网主教练基德在没有暂停的情况下暗示队员撞翻自己的饮料,争取了一个“擦地暂停”。虽然赛后他和撞他的泰勒都矢口否认有默契存在,但最终基德还是被NBA追加了5万美元的罚款。


湖人的米克斯未受影响两罚全中,随后篮网皮尔斯三分不中,比赛结束
在任何场合,程序正义都是确保结果正义的手段。因此当郭士强触发罢赛程序的那一刻起,程序正义的启动,已经让CBA联盟对他们的处罚变得不可避免。
一场胜利换5场禁赛+2万罚款,这笔账怎么算呢?
但是,程序正义就是一切吗?
如果程序正义无法在最基本程度上保证结果正义,那挑战程序正义的事件不断发生就不会是新闻,这甚至会形成一种惯性,让无理也要辩三分成为常态。
事实上,这已经是CBA最近一年发生的第二起“罢赛风波”:在今年初首钢与深圳队的比赛中,首钢主帅解立彬就因为对吹罚不满直接带领球员从场地中间穿过,走向通往更衣室的球员通道,并对裁判和技术台竖起了大拇指。
当然,这种直接离场的行为还是没能实现,在沈梓捷的劝阻下,至少场上球员中的翟晓川还留在了场上,北京队没有形成完整的罢赛,随后解立彬带队重返场地,深圳队的布克罚球打进,比赛结束深圳队获胜。

而CBA公司则在第二天表示,当值裁判在处理程序和认定上都符合CBA联赛的规则,不存在问题。顺便给启动罢赛程序的解立彬开出了停赛4场、罚款2万的罚单。
和直接暴怒的解立彬比,老叔或许是一个更冤枉也更机智的存在,他开辟了一条从未设想过的道路,但这条路随即就对后来者关上了大门,不过后来者们总会在规则之墙上打开另一扇窗。毕竟围绕规则的博弈,是全世界人类持之以恒的命题。


作者:潘志立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