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队教练口中的搅屎棍or弹幕里的YYDS,身高一米七在CUBA能打球吗?

2021-06-06 08:47: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卷首语

在北京大学淘汰中国矿业大学前CUBA就已经是热搜的常客了作为中国篮球人才储备中应有的一部分大学生篮球联赛近年来培养出了一批优秀的年轻球员他们选秀成功逐渐在职业队站稳脚跟甚至入选国家男篮集训队

网易体育全程参与报道了第23CUBA我们感受到揭幕战几千名师生和华科男篮一起保卫主场的气势我们感叹全明星赛期间粉丝占领重庆网红打卡地二厂的狂热我们见证328淘汰赛多位篮坛名宿俱乐总经理经纪人等业界专家到场考察

我们关注比赛的赛况更关注运动员在场上的表现以及场下的付出我们希望进入到球员的视角以第一人称的讲述方式记录下球员自己的故事

联赛即将进入巅峰四强,只有48位球员能留在这个舞台校园篮球是流动的随着毕业季的到来一批球员将告别校园走向社会身高170的应鑫是其中一位不同于那些成功选秀、实现篮球梦的超级励志故事,他是CUBA普通球员的缩影,他们所得的一切,都来自篮球,未来也离不开它。

以下是中国海洋大学后卫应鑫的自述。

比赛结束了。我们照例集中开会坐大巴吃自助。这是我最后一次走完学生球员的参赛流程我的CUBA生涯结束了我们离附加赛只差一场胜利

说不清是习惯,还是不甘,还是打开了手机app,复盘下午与吉林大学的录像。一个小时的比赛,我看了不下四遍。末节追分时刻从后场加速连过了两个防守球员一条龙快攻得手打停对手手机上下起了弹幕雨,满屏都是“应鑫YYDS”。

CUBA东北赛区比赛前,我根本没听过这个词YYDS,永远滴神。

这些网友可能是第一次看我比赛有的同学平时也不太关注篮球他们只是在某个激动的瞬间把网络流行词语加到我身上执教多年的校队教练口中,我只是“搅屎棍”

这感觉怎么说呢?很割裂

大学五年,我被叫了五年“搅屎棍”,这三个字已经成为了我在球队的代号。我安慰自己这不一个人身攻击的词汇这只是一个术语教练是希望我发挥一个突击队员的角色——拿到球就全力向前冲,通过速度扰乱对方节奏,快速改变场上的局面。他对我的期待,只有两分钟。

大学时期很多比赛,我刚上去没几个回合,投篮没进,然后就被换下。因为我在这两分钟里,没有发挥出微波炉的作用,他需要我上场就发光,发热。到最后个赛季,我都不敢出手三分球,信心没了

我的教练是一位很好的老师,我很尊重他没有他的赏识和帮助我不可能进入海洋大学这所重点本科大学但我一直没搞懂,当初试训时我就一米七,也是这个打法为什么他选中了我却不重用我确实,我有我自己的问题,比如不爱训练,太过任性,可我总是觉得,我们之间是篮球理念的问题,它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是一天能改变的。

在打架这件事上就能看出我们之间的隔阂大学五年我打了4

试训一周,我就差点跟对面打起来。事情很简单,我觉得自己状态不好,在一次攻筐不进后我拿拳头砸了篮架,嘴里嘟嘟囔囔地骂街你妈了个皮啊,打你麻麻

篮球场时常会类似的事,但这种脏话出自一个来试训的南方孩子时会让学长们格外不爽他们围了过来没动。我解释了几句,我是没有骂你们我是在骂我自己那时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导致发生冲突时没有什么底气,但我觉着自己也没怂

那次埋下的伏笔在正式入学后不久再次爆发一次普通的队内训练我在防守端拼命黏着校队队长,用尽全力让他打得不舒服我逼得他仓促停球在他面前张牙舞爪不停地跳跃让他出不了球快要五秒为例的瞬间狠狠地砸到了我身上。

那不是一个正常的篮球动作而是泄愤我立刻冲了上去,拿胸脯顶着他学长们还是那么抱团他们蜂拥过来推我,嘈杂的场地里我清楚地听见那些话“你要干嘛?刚来的新人就这么牛逼?”

这次我没有解释直接上手开干我屌他?

类似的事情还有三次都发生在我防守的时候他们觉得我防守动作大,他们总对我说队内训练而已,没必要可这是打篮球啊,这他妈还要像对待妹妹一样让着你?

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如果我不积极防守,那打篮球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这个一米七的人身上?

每一次打架,教练都在场边看着,他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批评过谁就算他不作处理私下跟我说点什么,我心里都会好受很多我甚至觉得他给我们双方各一个耳光也算是个了结可他就是在旁边看着

第一个学年的CUBA基层赛,教练没给我报名。我们学校体育生住在一起宿舍三个篮球队队员,另外两个都去比赛了。我没法接受这样的安排张机票,一走了之。我甚至有过退学的想法与其在这里打不上球,不如回重庆发展

这么快就要回重庆了吗我还没想好大概在两年前为了去外面的世界看看,我在本地一所大学篮球专项测试的早上,决定弃考。对于篮球特长生来讲那是最常规的一条道路我爸已经跟村里的亲朋友好放出了喜讯开始张罗升学宴当我告诉他我没去考试想去省外的学校再试试时他回我的是一记耳光

重庆算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的老家在四川宜宾市兴文县仙峰苗族乡,是宜宾市海拔最高的地方。如果拿电影里的场景对比,我就是美国平民窟的那种小孩,每天跟一群孩子在街头乱串、翻墙,打架滋事。

光头,皮肤又黑得很,同龄人都很怕我,他们管我叫外星人。小学还没上完,我就被学校开除成了一个社会人。我爸还是没放弃我,他和所有的父亲一样,都有望子成龙的期望通过朋友的关系,把我转到了重庆读书,我忘不了转学费那笔天文数字——140000

进到新的学校,人生地不熟,我老实了一段时间。我开始打篮球因为篮球场就在去食堂打饭的那条路,如果你打得好,所有人都能看见。

一开始摸球我就展现出了些许天赋再加上我成天打架从来不惧身体对抗初一时下半学期我们打班级比赛,刚够一米四的我,打爆了对面的篮球特长生,一战成名。校队教练把我招了进去,随队参加了南岸区的中学比赛

那时我没什么机会,和教练处不来,虽然拿了冠军,但回来我就退队了。那时我很小,不懂什么是真正的篮球,更不懂团队我的偶像是艾弗森,就是那种个人秀嘛。

等初二的时候,校队换了个教练,他又来找我,给我讲了很多道理,教我怎么在集体里打球。初二时我们再去打南岸区比赛,我们学校历史第一次丢了冠军,但那时我有了很强的参与感,我感觉到篮球好像变了一种运动学校的路上,我和教练,明年不拿个冠军,我就不毕业。

初中毕业,我长到了17,尽管学习一般,也经常打架,但还是顺利留在了重庆第二外国语学校继续读高中。升到高中我们参加的比赛就不一样了,重庆市运动会耐高李宁杯,对手不仔是是南岸区的几个学校我和自己的兄弟也终于在球场上打出了名堂在重庆,我和我的搭,外号是“黑风双煞”。

黑煞一米七。我搭档白煞,六八。这种身高能打篮球吗?不仅能,我们还击败了重庆多年的霸主重庆一中,拿到了15年那届高中三大赛事其中的两个冠军。

很多年过去了,第一次获得重庆冠军,依然是我人生中最有成就感的时刻。学校为我们办了庆功宴,20多桌请了我们球员的父母南岸区的很多领导球队教练科任教师,宿管老师都请了过来

吃完饭,我们一起走回学校刚到校门口的通彩桥,学校上空燃起了彩色的烟花完了六年的初高中那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放假的晚自习同学都挤到窗边,看烟花看我们

第二天升旗仪式,我们球队集体上台,接受表彰。在这所学校,考上清华北大的同学都不曾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但我们篮球队做到了。

为什么拿一个高中比赛冠军会这么兴师动众?你根本想不到在重庆,战胜重庆X中有多难。不夸张说,他们就是现在高中联赛里的清华附中,后卫身高一米九多,内线超过两米。而我们呢?中锋才刚到一米九,后卫线我们黑风双煞,一米七,一米六八。

我们只能打快,就是快。我们追着对方打让他们疲于奔命我们的防守一般但可以得到更多的分数我们利用速度赢了第一个冠军,又赢了第二冠,直到第三个市级比赛时,情况不一样了。那场比赛让我傻眼:在对手的主场,篮圈换了个新的球网,是那种收心的球网。球被卡,只能棍子把它捅出来。

们这支靠快攻为生的球队,没有快攻可打了每当对方进球,我们准备打反击时,先要等工作人员把篮球从篮网里捅出来,这时他们的防守早已落好位置。我们输掉了那场比赛,丢掉了冠军。现在想,我很理解一个传统霸主,连丢三个市级冠军会发生什么,冠军才有一级证,证书决定着球员的命运。

不是吹牛皮,在大学赛场从来不抱怨裁判,收心的篮网我都见识过篮球场上还有什么不能接受呢

5

当我们中国海洋大学赢了几场硬仗,有望冲击附加赛资格时,很多校外球迷说我们主场哨太黑了很恼火听到这种声音你们不要有一种错觉,中国海洋大学就理应打不过山农山科中石油只要在场上的球员不放弃,我们就有赢的可能。

我的左臂有一个纹身stay on the grind是嘻哈音乐里的一个说法要向上在腹部还纹了另一句名言only the strong survive这句来自艾弗森

最初喜欢艾弗森是喜欢他的单打独斗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追求的是他的精神我也不再限于单打对于后卫来说盘活全队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现在是后撤步三分的时代,但我觉着自己还是一个很老派的球比赛前我从来不跟对手说话即使在全国高中联赛上遇到袁堂文、张宁这些球员,我都不多看他们一眼CUBA最后一场比赛结束后,同学们找我合影,我都婉拒了既然输就不应该想这些曝光的事情

现在的年轻人面临很多的诱惑各式各样的综艺节目比赛抓住一个就有走红的可能在主场山呼海啸的加油声中我能感觉到球队年轻小孩的心理波动他们打出了很多精彩的时刻理应享受这些但有的时候他们也会为了争夺球权打出不合理的攻防

在东北赛区一场赛前准备会上我作为大五的球员点出了这件事让大家按战术来不要陷入单打没想到其中的一个小孩直接跳出来反驳说他没有我没有点名道姓只是在表述场上的现象可他还是在强调自己做了什么、没有做什么那一刻我差点把脚边的球鞋扔过去

算了毕竟我已经是最后一年,我忍住了没再说话但我还是想告诉这些孩子未来的路还很长,不要因为打了两场好球就飘了。更何况,跟我们老一批的球员比你们还没有叫板的水平

在学校里看球的同学还是少数如果不是我们学校承办了东北赛区,很少有人能关注到海洋大学校队的比赛,更何况队中一米七的小个子。打到第五年,他还只是个替补。

同学们在弹幕里夸我YYDS,除了我们球队创造了佳绩,险些打入全国赛之外,他们可能也被我这个小个子所感动,因为我只有一米七,他们差不多能在长人如林的球场创造出这么多的能量。

当你们看到这里我刚结束一个满是烟火气的长夜蒙着被子补觉毕业后我和朋友在重庆江北区开了个饭馆卖小龙虾我以前总想着创业开个篮球培训班,为啥子突然又开了龙虾店,我是想先感受一下社会,餐饮业能让你快速认识这个社会,认清身边的人。

开业那天朋友们送了整整两排花篮摆满了店门口我到处感谢朋友们的支持但你们知道吗在餐饮行业我们最重视的是生客的评价他们跟你非亲非故花钱消费好吃可能会点赞不好吃必然就是差评

某些时刻我觉得食客和球迷蛮像的我想起最后一场比赛后发的微博401个同学给我点赞指头往上翻5条微博点赞只有3

主业是开饭店但我也没有彻底离开篮球上周我临时攒了个球队去贵州六盘水打野球赛奖金挣了几千块但我被垫了一脚,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体奖金全当作医药费了。回到重庆这些天每天下午我都要去康复机构做复健,体会地狱般的疼痛折磨,这些天手机,输入最多的字就是”。真是忍不住要说垫脚死全家

离开学校一个多月我怀念校园生活的简单快乐在社会上很难再有那么多人,只因为一场比赛、一项运动,给与你全力的支持如果同学们有机会来重庆耍一定来我的龙虾店坐坐我给安排最新鲜的虾子我们一起聊聊天聊聊球

作者:国土士

(责任编辑:周峻涛_NS4573)

作者:佚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