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贾,我信了你的邪

2021-07-25 22:31:来源:腾讯新闻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原标题:老贾,我信了你的邪 来源:腾讯新闻

作者丨锅盖斯基

来源丨老斯基财经(ID:laosijicj)

FF真的在纳斯达克上市了,首日收涨1.45%。

好险,但贾老板翻身了。

翻身成为玩弄三个资本市场的男人。

凭斯基这点眼界判断,在全球资本市场上,这种高手都是少见的。

01

斯基问赵哥:

你选择当骗子还是梦想家?

“梦想家。”

那你选择当贾跃亭还是马斯克?

赵哥竟然停顿了三秒,三秒。

那三秒是让梦想窒息的三秒,是马斯克又被惨黑的三秒。

周四,FF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

发行价为13.78美元/ADS,开盘报16.8美元,较发行价上涨22%。但开盘后 FF 股价一路走低,开盘一个小时之后,法拉第未来破发。

好在,收盘前挽回了面子。

上市时,贾老板没有上台敲钟,但试驾FF91来到了纳斯达克现场。

根据现场采访,斯基杜撰了一下:

记者:贾老板,卖力推销一次FF的核心技术,你只有一句话的机会。

贾老板操着山西英语回答:我很喜欢零重力座椅,150度的座椅仰角是业界最大的。

售价超百万,目前世界上唯一一款在产品和技术定位上高出特斯拉Model S的量产车,这么大的牛皮,你就让我听这个?

02

把贾老板和马斯克放在一起比,谁难受,谁知道。

不过这两人之间,共同点还不少:

都是70后,马斯克是1971年的,贾老板是1973年的;

都结了三次婚;

最后殊途同归,都造车了。

所以还没实现造车梦的都别心急,先算算你们和造车之间,还差几次婚姻。

贾老板也真的很爱拉特斯拉当垫背。

好不容易上市,他就吹牛说自己是唯一一款段位比Model S高的量产车。

高不高的,全仰仗贾老板一张嘴,斯基也不懂。

但斯基比较好奇的是,特斯拉一年的研发投入超过10亿美元,而法拉第未来2019、2020 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 2828 万美元、2018 万美元。

贾老板是使用了什么魔法,以每年不到1/30的研发投入,一举超越特斯拉的?

在贾老板面前,其他那些主流造车新势力,以后都不敢对外叫嚣自己的研发投入了。

比如蔚来,最近5年,它亏的钱超过了特斯拉过去10年亏的钱。

因为它每年的研发投入就要30亿美元,据说还烧钱烧上头了,今年要追加到50亿美元。

03

贾老板还明里暗里跟人比专利。

FF称,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申请或已获授权的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约有880项,其中已获授权专利530项。

据说,对于一家初创汽车公司来说,这个数量是同类公司中最多的。

看这遣词造句,每个字经过精心设计、反复打磨,无懈可击。

你说它专利少吧,它说我是初创公司。

你说它初创公司,它说我专利多啊。

但群众都知道,专利这玩意,有时候真的不在于多,而在于牛不牛逼。

看看FF专利的前缀,其实明眼人就有数了。“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那么发明专利呢?

再来看看特斯拉的专利结构:

从Patent Cloud(专利检索网站)中,搜索 “TESLA MOTORS”,能看到特斯拉全部的986笔专利,其中51笔是外观专利,935笔是发明专利。

这么一比,斯基突然就开窍了。

艾玛,终于明白这台全身上下拥有880项专利的车,为啥翻来覆去只讲三个亮点了。

我的座骑是零重力,150度仰角;

我的车门是对向开,如蝴蝶展翅;

我的屏幕是全车装,像家庭影院。

再归纳一下就是:FF以1/30的研发投入、没有发明专利的专利,在产品与技术定位上打败了Model S。

这简直是精神和意念上的伟大胜利。

04

FF有没打败Model S,斯基观了一下天象之后,觉得把握不太准。

马斯克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是在12岁那年达到的,他设计了一个名叫“Blastar”的太空游戏软件。

之后,他以50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PC and Office Technology》杂志,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贾老板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大概到23岁才到来,他代表山西垣曲县参加税务局系统内的一个计算机比赛,获得了第一名。

不过斯基敢拍着胸脯肯定,从上市次数和上市国家来看,贾老板的段位比马斯克高了不止一点两点。

2007年11月,他创立的电信设备公司Sinotel Technologies在新加坡上市,融资约2亿元。

3年后,精通财技的贾老板拿乐视作诱饵,搞了一次增发。2800万股,每股0.4087新加坡元,斯基四舍五入估算了下,差不多也融到了5400多万元人民币。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乐视没被装进新加坡上市公司,而是同一年在国内创业板IPO了。

这里人傻,钱多,速来!

在新加坡上市的Sinotel Technologies,自然就没多少利用价值了。

2016年3月15日,因为连续三个财年出现税前亏损,且市值低于4000万元,Sinotel Technologies终于光荣退市,不辱使命。

当时就有人发帖称,今天的Sinotel Technologies,就是明天的乐视。

确实,贾老板做到了。

2020年,乐视网退市,留下28万股民深套其中。

昨天,FF终于在纳斯达克IPO了。

斯基也大胆预言一把,昨天的乐视,就是明天的FF。

05

相比起来,马斯克在资本市场的经历和段位,就“单纯”多了。

2010年6月29日,特斯拉上市,股价在当天上涨了41%,融资2.26亿美元。投资者们仿佛原谅了特斯拉不堪回首的财务状况。

特斯拉的发行价是17美元,如今它的股价,按后复权来算,已经到了3200多美元。

所以现在很多人觉得,当年的马斯克能取得投资者的原谅,今天的贾老板也可以。

但梳理马斯克攒身家的过程,你会发现,抛开现在的币圈,过去他一直在做富人的生意,而贾老板刮了穷鬼的钱。

1999年,他把Zip2卖给了康柏;2002年,把PayPal卖给了eBay。

这也是为什么贾老板能得到大佬们的握手言和,却得不到韭菜的谅解。

在马斯克眼里,公司上市像是一次浮士德式的灵魂买卖,他并不愿意缠上随着上市而来的烦恼。

显然,贾老板没有这种烦恼,因为他的灵魂早已被出卖。

作者:佚名